sronu

想拥有自己世界的一个少年。

生活,

生活总是会和人开玩笑,就像现在我上着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大学,好像就是生活在嘲笑着我,其实只是我在嘲笑着自己。

联考失败后,陷入了对高考的绝望,好似已经被判了死刑,不断的逃课,上网,把自己孤立,直至真的把所有的抱负丢失,成绩出来了当然也如预料之中的和屎没什么差别。父亲叫我复读,我打死不肯,叫我当兵,我也说不要。心里那个想出来社会闯荡的愿望也没有说出口,因为我害怕连最后的想法都被否定。最后随便填了两个志愿,看着往年的分数线,自己信誓旦旦的想着一定没问题,却没料到突如其来的变动,假装没事的和家人说我没书读了,却不忍再去看父母那失落的年,或许这就他们18年来寄托的梦碎裂的声音,我害怕看到,躲回了屋里。我至今仍记得查成绩时父亲蹲在我的身旁而早已知道成绩的我却还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点开的那一刻他没有说话,然后默默的走开了。我不知道那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我想他也不愿去接受这种事实。

而他还不愿放弃,想再博一把让我去复读,而我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斤两,不愿他们再抱着期待再去做一场梦,而我也害怕再去面对一次物是人非的场景。

来到现在的学校也是自己所没有想到的,自己也忘了什么时候填的,也被兄弟调侃说健康长大就好,自己没有多大的开心,反而是父母更开心。

在大学里自己算是过得挺失败的吧,没有交多少知心的朋友,女朋友出去工作后也是独来独往,不是没有朋友找,而是自己慢慢疏远了那些关系,古怪的性格倒是没变。穿梭在各式各样熟悉的面孔却一个人过着。

想起在小洲那时的我,像是丢了魂似的,看上去很认真的在画画,内心确是有着各种各样的想法。至少那时的忙碌是快乐的。如今的忙碌却不知为了什么,人与人之间好像更多的变成了利益关系。就算并不那么熟悉也非要扯上点关系。那么让人恶心,也是那么的世俗,我是那么的厌恶这里的一切,可我却又必须接受着这一切,戴上自己面具,笑着那些并不好笑的笑话,和连名字都记不清的人打着招呼。或许对方也不想,只是出于礼貌吧。这也是我即将面临的社会吗?也许要比现在更要严峻的多。

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战战兢兢,多少事情需要去规划。而我却是一个不喜欢规划的人,不知何时我也开始规划了起来,这件事该怎么做,那件事该怎么处理,又或是这个朋友怎么样,那个朋友又如何。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成长吧,让人害怕踏错每一步。

我承认我是一个念旧的人,时常会怀念过去的点滴,那个人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就像是刻在脑海里一样。我是一个健忘的人,当下的可能马上忘记,而回忆里的却又是那么的清晰,像是跑马灯一样的播放了一边。而回忆里的旧友,许多都在时间的浪潮里褪去,有些已经连联系方式都没有了,有些却不再联系,仅留下回忆和我。相知相遇的人又能有多少?剩下的挚友都是我所感恩和珍惜的,有甚至比我更懂我。而他们也成为了我除了家人以外的精神支柱。

人总是在犯错后,失去后才会反思,或许毫无意义,但至少警惕着自己再次即将犯错前,失去前去弥补自己的缺陷。

人终究要成长,而我却依旧如此,改变了外形,改变了性格,却始终改变不了那个孤独患者的心。这是我自己赋予自己的心,也是不想改变的东西。如此倔强的不想改变,是因为厌倦了那些看不透的人,他们藏的太深。是因为喜欢着那些想深交的朋友,但我却害怕他们也会莫名离去。所以做着一个独来独往的人,看似潇洒,实则更多的是恐惧。然而庆幸的是我还拥有着那几个挚友,他们让我安心我不会害怕,因为他们让我相信,时间会让我和他们一起慢慢变老。

评论

热度(8)